王文生 官方网站

http://wangwensheng.zxart.cn/

王文生

王文生

粉丝:229984

作品总数:38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王文生 | 艺术简介 王文生(又名闻声);1963年 出生于邯郸;1986年 毕业于河北师大美术系并留校任教;1989年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助教研习班(第四届);2006年 之前任教河北师大美术学...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

国 画:元/平尺

匾额题字: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814

免费客服电话:40007187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王文生:带红围巾的五爷

 

王文生在探索油画的民族性中寻找着东西两大艺术体系的完美对接,他有时隐居在东方写意的山水画中,有时活跃在西洋油画的空灵中,他的平静与纯粹,热情与执着赋予在他的创作上,看他是怎样用画和你交谈。

 

初见其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条红色的围巾,在深色的背景中带着些许惊喜,热情和洋溢的微笑让我们感觉到温暖又亲近。看他爽朗的性格正如他对艺术的那种热情。他佩戴的红围巾和红袜了看得出他内心其实是个传统的人,和一条干净利索的西裤搭配在一起,可能是具有他这种中西合璧的艺术情愫的艺术家才能穿出的感觉。这正如他的创作,这种中国的传统和西方的结合并不相悖。

 

为什么称他为五爷,他说我在家里面排行老五,所以亲属朋友都这样称呼我。五爷这个名字听起来带有旧世贵族的味道,他有种义气,却没有贵族的高傲,虚心自持。他是一位质朴而纯净、高贵而超脱的艺术家,这种情怀表述在他的创作中。

 

探索之路

 

1963年出生于邯郸的王文生,一直坚持着中国山水意境的油画。在中国山水画历经漫长的历史演变,又多次的飞跃和本质的创新及突、破中对东方神韵的表达都是可贵的成果。不论是油画还是国画,两条探索之路殊途同归,都是在寻找着东西两大艺术体系的完美对接,这也是无数画家毕生的追求。

 

王文生正是一个在探索追求中选择与别人方向不一样的艺术家,他觉得最高的价值就是特点鲜明、浓郁、独创、不允许反复的重复自己,应该超越意识。无论是思想也好,风格形式也好,技术只是存在创作中,为表达作者的感情所必要的和实现艺术家观念的方法,它不能成为一个作品的主要灵魂。不妨您可以仔细欣赏他的画作,像喝了一杯淡淡的绿茶一样清新,与欧洲色彩浓郁的油画形成反比,无论是画绿荫还是花草都有种浓艳、繁丽的感觉。而王文生的自然洒脱、春容秋季冷具有中国诗人的情怀。

 

此时使我不禁想起苏轼高度赞扬王维的山水诗: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一向兼有诗人与画诗的天赋,用画意作诗,用诗情绘画,使山水诗与山水画互为渗透。王维的诗画交融恰似王文生的山水情怀。

 

王文生在创作时,他用自己独特纯净的艺术语言描绘宁静永恒之境,展示了他在控索油画的民族性中表达的境界。

 

在历史上多少宋、元山水画的文人雅士在描绘创造形神交融、天人合一的意境,即不但表现对整个宇宙自然的由表及里的认识,或于山水之中寄托对于国土家园的感情,因而集中体现了中国人的自然观和社会审美意识,也可以说从侧面间接地反映了社会生活。

 

在形象描绘上,山水画的特点为重宏观、重整体的把握,而非拘泥于细枝末节。对于物象的组织构造,则创造了独特的程式化表现方法,但并非机械照搬,而是灵活地用高度提炼的结构程式来表现物象。在空间的处理方法上,提出高远、平远、深远、阔远等概念,并巧妙加以融合运用。

 

王文生借鉴了山水画中的意景设色,把油画中复杂的光影明暗提简出来,达到清新淡远,平静愉悦的画面,吸取了山水画的神韵和油画的优越性,把景物、树木、云影自由挥洒的塑造出来,由于王文生的笔触带着丰富的情感体验,所以他的创作不仅限于临摹照片或者写生,他说:我是回避照片的,图片完全回避。画的地方是绝对不会拍片子。他局限性很大,实际上这些东西你找是找不到的。一个是拼揍,另一个是你突然想加一个东西,剪掉一个东西,就已经不一样了。他画的不是一个实景,是心中的一个印象。

 

王文生不同与其他油画界画山水的人,普遍都是用油画的方式直接表达国画,用国画的燃料把色彩运用上去。王文生是寄性于景,不论是在审美上还是在技术上,都体现出东方的神韵,把油画和国画生动的巧妙结合,创作出独具风格的艺术创作。

 

从批判到唯美

 

如今在中西古今的思潮崛起,文化的失重与主流的分辨中,王文生始终能够保持着平静而自觉的状态,不以某种观信念或意义来束缚艺术语言。在人类、物质日益凌驾于自然的时代,他一直在寻找——寻找与自己气质个性更契合的主题和视觉方式。正是这咱思维的纯净为他艺术语言的纯粹提供了最好的保证。

 

现在传统艺术已经被诸多西方对接的当代艺术掩盖,它是以批判,或者是说更传统的断裂而生成的,艺术创作与社会之间可能要解决一些人类生存的问题,他说:艺术想要干预社会话,我想它的力量,直接冲击力还是不够的,直接拿艺术去干预社会它跟政治的任务是不一样的,它的任务还是弱。可以这样去思考,我不反对别人这样去做,我觉得我一样是在参与,在参与当代生活,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是问题艺术,但是它并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艺术也没有这个功能。

 

政治生活那么现实,经济建设,整个社会结在转变,艺术只能提出问题解决不了,但艺术参与之中是无法回避的。

 

在王文生的画上都有一个标志性的符号,是一条白线,人们都在匆匆忙忙的生活,无人去注意天空是什么样的形态,这条白线其实是一个飞行器的痕迹,代表他对当代艺术的视角,他的艺术观。

 

他心从自然,从批判到现在的唯美,他经历时代的转变,意识的超越,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交流,依存和责任,使他逐渐变成了大度、包容、豁达的儒家气质的五爷,使他不局限在当代科学化、理性化、工业化,钢筋水泥那样的坚硬中,反而是醉心于一些田野,风光,它是一种自然的或者是美的。用宗教结构来解释的话,它是上帝创造的一些子弟。它是跟城市化有一个对话,在这么我表现城市主题的艺术氛围当中,给人一种回归的感觉。

 

所以王文生,一直在寻找这种回归的感觉,他为了摆脱城市的烦燥和腐化,投身自己热衷的艺术中,他希望自己能生活在他的山水中。王文生对艺术生活的憧憬,他的理想生活都在画中,所以他更视为画画是他一生的归宿,是他生命延续。

 

王文生这种独具个性的艺术语言处在他的纯粹里,现在社会的复杂性打破了一切固有的标准,艺术创作也出现了复杂性打破了一切固有的标准,艺术创作也出现了复杂的趋向,当前的艺术观和艺术流派使很多艺术家充满了功利性,有的画家为了追求某种观念的主题,他的创作被束缚的固定上。王文生的不受任何外在压力的控制,始终保持着平静自我的状态。

 

现在所谓的当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有很多,面临的都不是不彻底性的问题,一个是真对社会问题领域的狭窄,一个是历史眼光不足,讨论的都是几天几秒发生的事性,所以很快就会被淘汰,因为真正的艺术家既要表现当下,又考虑永恒。他说:真正的当代艺术已经成为名词的工具,工具的名词这种范畴当中,西方叫做当下艺术,就是现在,不是过去的,也不是外来的。但是它的功能肯定是跟过去有关系的,或者是他的对立面,或是他的延续。对未来也是有接续的功能的。但是每个人都想把自己标榜到一个伟大的程度,我跟过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滥用这些东西,实际可能么?真正有智慧的人一想,这个东西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一个障眼法。

 

我是一个画画的人

 

王文生的社交活动并不多,他除了展览前后的时间,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室中。都说是酒是艺术家平日里喜欢不可缺少的东西,但王文生滴酒不沾,也想不起来喝酒,但是遇上朋友气氛上来也不免喝上几杯,正如他的创作路线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发展上会越来越精进。

 

每个领域都有属于自己的圈子,艺术中也有各色的圈子,但是他的艺术和生活上有不一样的圈子,这就体现出一位双面的五爷。对于艺术的圈子他说:也不是什么独行侠,我跟每个圈子都还能处的不错,但是都没有很深入的这种关系。我自己也是多少年习惯了,自己思考,自己的画法。而且说句实话,真正画画的人,他是一个个体户,他不是一个集体性的,集体性往往会受影响,所以我还是更喜欢这种独立的状态。他全部的生命都投入到了艺术中,对艺术的执着热爱,使他不觉得这是一种压力。

 

3月底去欧洲,回来以后要去桂林。这个之前就已经有人定购他的作品,从现在到60岁以后是他创作作品的旺盛时期。今年6月份,他特约参加一个主席团的展览。王文生完全按照自己设定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坚实的默默前行,不知不觉中出版了个人艺术专集,不间断的举办自己的展览,在北京、罗马、香港、石家庄之间设立了工作室,以保证自己能在任何时候都能把他对艺术社会与人生的激情和思考倾注于笔端。

 

像王文生这样的艺术家,注重的是文化背景的问题,他可能知道这个东西值钱,将来会增值,但他不一定珍惜。因为美术在视觉经验还是有很强的民族统治,主要是历史关系太深。中国艺术这种论资排辈也太严重了,认为在美术界谁当官司了,谁画的就好,其实不这样,在国外主要是看画有无价值,在中国恰恰相反,专家在中间认可平衡。他说:中国的专家有待于打一个问号,是不是专家,是什么样的专家。没有还的批评家,没有好的推理跟进。其实艺术家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让批评家落在后面都看不到影了。

 

王文生一直有着自己独特的方式去创作,去观察社会视觉,像坚持他这样山水意境的油画风格的艺术家很少了。在学院派中走出的艺术家的油画里很多都有山有水,但不是他这样的山水,是实山市水,类似写生的感觉,苏派的那种风格。他说:这个体制的教育我是讨厌的。现在的教育体制太封闭化了,艺术院校的门槛都太低谁都能进来,但是,不是谁都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他笑着说:我们那一代,真的是,你上我上大学我就考,你不上我考我还是喜欢这个东西。他拼了命的往哪里奔。不像现在,你的成绩不行你就去画画吧,好象这都是弱智人干的事情,其实这是一个很高智商的东西,应该是一个很高贵的职业。艺术应该是一种精神的价值,跟全人类的思想都密切相关。

 

王文生一生对艺术的执著纯粹的艺术语言在当今油画家中是独特个性的,它的《风景组画》给我们自由,宽容,欢快的现实意境。让我们看到一个在艺术视野上越来越宽阔的王文生,在艺术语言上越来越都市化的王文上,在生活上越来越小资的王文生,在心灵上越来越自由的王文生,这种悄然的变化,既预示着王文生力图改变地域文化的长期羁绊,也暗示出王文生在文化身份上的一种转变。其实你读王文生的画,越读越觉得他是一个及其细腻的艺术家,你会看到一个粗狂中带着细致的王文生,你会看到一个善良对生活充满激情,对艺术永远怀着一种执著,对未来永远抱着一种阳光般憧憬的王文生。

 

与王文生的这次交谈,让我们觉得那种对朋友的关切,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艺术理想的追求透过激情的画布和灵动的手指渗透在亮丽的色彩中,透过他精心营造的视觉体验,让我们窥探到一个永远保持着心灵自由的王文生。